小短篇文章。遊戲終盤捏他有。

CP日狛,島模式。

 

 

戀屍癖什麼的、一定是變態吧。

 

想著這樣根本不用他人肯定也可以靠道德感獲得解答的問題,日向創不自覺吞了一口口水,看著肉色的皮膚上、從紅色的細縫中滲出晃晃的小小的鮮紅汁液。

 

戀屍癖什麼的、是變態吧?

 

......話又說回來自己為什麼會想到這點?

 

「日向君?」不知道是感覺到背後的人完全靜止了動作、亦或是感覺到背後的人逐漸混濁的視線,狛枝凪斗側頭向後覷了一眼。

「啊、嗯?」被呼喚名字的人產生了有如驚醒般的反應,日向從鮮紅之中拔回了意識。

感覺到手中抓著的藥罐和棉棒,思緒迅速的拼組出現實。

「怎麼了嗎、日向君?」

自己正在幫這個倒楣鬼換藥、基本上是這樣。

 

背後一整片由砂礫造成的擦傷,是狛枝前幾天採集到稀有素材時一並獲得的附帶紀念品。

到底是怎麼樣擦到這個角度的?明明就一起去同一個地方採集了,卻還是無法阻止傷口找上狛枝,讓日向非常懊惱之餘也覺得十分困惑。

讓人傻眼的意外,再怎麼樣習慣也還是無法習慣到不想防範的地步的。

像是刻意要找麻煩一樣,狛枝身上多出了一個光憑自己是無法處理到肩胛骨上的傷口,洗澡就成了個大問題。

熱水洗過這片原本血肉模糊的地方會有多痛這雖然是只有狛枝自己知道,不過清洗過後的換藥工作還是得由他人協助。

這工作由日向負責,根本已經是理所當然般的發展就不需要多去解釋其中的原因了。

於是,日向就這樣像是在觀察植物成長似的,每天定時坐在這裡,看著傷口一天天好轉。

 

白色皮膚之間,被裸露出來的肌肉並沒有像皮膚那樣有著像是開完笑似的不健康慘白。理所當然。

這傢伙的血、這傢伙的肉、這傢伙的傷口,早在那時候就已經看到不想再看了。

被亂刀切裂的腿、被無情刺穿的腹部、為了驗屍拔出狛枝右手上那支短刀時的手感、那個瞬間牽引到狛枝右手肌肉而造成切割感的觸覺。

揮之不去的驗屍經驗就這樣每天在日向的記憶中載浮載沉。

簡直是惡夢。

他當時沒有勇氣去拔出插狛枝腹部上的槍、也非常慶幸那時候沒有那個必要去拔出那把肯定會串連著帶出腸胃的槍。

 

......嘛、總之那都不是現在的重點。

 

現在看起來不是什麼大礙的擦傷,在幾天過後漸漸好轉,長出的新皮薄薄的包覆著底下的組織,裡頭的組織液讓表面看起來有些光滑。

由於仍算是在關節上,狛枝的動作偶而會在那表面再度造成小小的撕裂傷。

就是在這樣癒合的畫面中聞到不想再聞的鮮血的氣味,讓幾秒鐘前的日向莫名的陷入了一種讓現在的自己難以容忍的迷惘。

 

...戀屍癖是變態吧?

 

看著眼前帶有些許舊傷痕的裸背,日向感到非常焦慮。

狛枝用勉強的角度觀察著日向的表情,然後做出來這樣的發言。

 

...雖然是非常貧乏又看起來很乾澀的背和傷口、不過想舔也可以喔?日向君。」

聽完的一秒間,自認身為平凡人類日向創立刻把自己拉回正軌。

 

「啊啊、果然是只有變態才會有這種想法啊!」說著,帶著惱怒的心情、手腳俐落的進行上藥的工作。

 

 

ーー講出這種話、不就表示你剛剛也有這種想法嗎?日向君。

 

感覺到棉棒沾著黏滑的藥物擦過傷口的那種微微麻癢的痛楚,將視線轉回前方的狛枝,帶著像是看到細心栽培的植物長出花蕾時那種還未完成的成就感,偷偷的在心中笑了起來。

 

 

 

 

-沒有後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komiya 的頭像
nekomiya

七色光譜之央

nekom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