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作為本子的劇本所打的文章的一部分,原本預計完整是分上下兩集的漫畫本

以後有可能會再變成本子出現...也說不定

推薦曲是Rurutia的「Behind the blue

 

《behind the BLUE world.》

 

「讓人惋惜...不過,生命是你們自身所擁有的東西,這也是你們自己的選擇啊...我會尊重你們的選擇。」

我變回了人的模樣,苦笑著輕撫他的臉龐。

「......生命是你自身所擁有的東西,所以,這不是我該決定的問題。」小要突然丟開召喚器、掙脫我的手,抽出了單手劍,「這是...該由你回答的問題。」

「小要...?」

「時間不多了,只給你一次機會決定,綾時,」小要舉起劍,直指我的胸口,「你真的要我忘了你嗎?」

「欸...?」

我愣愣的看著鋒利冷漠的劍尖。

這不是我該決定的事,因該說我沒有選擇的餘地。

生命是你自身所擁有的東西,然而這是他給予我的生命,也是他的記憶。

不希望他忘了我,理所當然不希望他忘了我,至少我的碎片(タナトス)還能伴隨在他左右。

一直在他身邊,這就是我全部的願望了。

一直在他身邊。

「這也是...你的記憶,所以我不能決定。」

「...那是比活著更重要的東西。」小要收回劍,露出夾雜著憤怒與不忍的表情。

「比活著更重要的...?」

「關於你的、我的記憶。」

 

 

我睜開眼睛,躲開刈り取る者的子彈。

「血染的死神...長期以來,人類與シャドウ的血,讓你忘記如何分辨對手的強弱了嗎?」

長期在迷宮裡徘徊吸收鮮血的死神,已經忘了分辨自我與敵人的能力。

「要他們現在的能力也和我差不多吧...下次看到他們,別再像今天這樣一股腦衝過去囉?」

我舉起手,五道火柱衝破地面將死神啃食殆盡。

「...呼。」看著恢復寂靜的憂鬱の庭,我抹去沾到臉上的黑汙,然後看著手「剛才那...不是我的能力吧?」

「有什麼...開始轉變了...我果然不只是死の宣告者嗎?」

我感覺到自己露出笑容,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而笑。

無法停止上揚的唇角,無法壓抑的--笑意。

一片塔羅牌畫破空氣襲來。

「!?」我側過身,臉頰仍閃避不及的被劃破了一道,黑色的黏液從傷口汩汩流出。

「啊啦,是人?」

皮跟踏在地面上發出清亮的聲響,藍色的女子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後方。

「還是シャドウ偽裝為人的能力已經到了這樣的境界了呢?」

「我...都不是,我是望月綾時。」我盯著眼前的女子,傷口冒出黑泡、以驚人的速度密合起來,嘴角仍無法克制的上揚,「站在這個憂鬱の庭中有如雪地間盛開的矢車菊啊,這位美麗的姊姊,請問芳名?」

「在下名為エレサベス,力量的司管者。」金色的瞳孔中滿溢著優雅又耀眼的自信,エレサベス接著問道,「請問這位麻煩的客人,您迷路了嗎?」

「唉呀唉呀,被這樣問我會很困擾的,畢竟說起來這裡是本來就是我家不是嗎?」我嘗試露出親切的笑容,「反倒是...睽違十一年才回到這個家,家裡不只多了個電梯,電梯小姐還誤認為我是客人呢!該怎麼辦才好呢?」

「啊啦,您該不會是......」エレサベス露出些微驚訝的神情,然後再度換回微笑,「難怪您身上傳來如此強烈而幽闇的力量,以及少見的死神氣息...原來如此,死の宣告者。」

「啊哈哈。」不置可否。

「吾主似乎和您有所約定...命運之輪的轉動也並非在下所能干預的,在下就在這裡確定沒見過您吧,也請您盡量減少在塔內閒逛的頻率...或是,其實您想和那位客人見面呢?」

「不了,我只是無聊出來走走,讓你誤以為是失蹤者或是刈り取る者真是不好意思。」搖搖手,紳士般的鞠躬。

「不會的,會錯認您的身分,證明在下還有待磨練。」エレサベス鞠躬回禮,「那麼、就此會別了。」

「嗯。」

 

 

『私はメサイア。これよりは、貴方と共に在りましょう...』

「這位是...『救世主』,是您的決心達到至高的證明呢。」主這麼說著。

聖潔而強悍的身影緩緩降下,融入客人的內心。

「嗯。」

然而,客人的表情卻毫無所動,有如一灘死水。

已經擁有了如此無可動搖的決心,為何還無法捨棄悲傷?即使參訪過那一側的世界,人類的心仍是難以理解的存在。

「......這樣一來,表示您也可以登上最高處,在約定之日與黑夜與死亡的女王會面了。」

「嗯。」

「您也已經有能打倒『司管力量者』的在下的實力,或許也有戰勝死亡的機會。」

「......」

即使這麼說也無法讓客人表現出喜悅,所令他痛苦的似乎不是終末的預言。

客人嘴唇微張,表情是更加悲傷或是什麼的,已經不是我能分辨的了。

「...嗯,謝謝你們,エレサベス、イゴール,我先回去了。」客人拉開椅子,站起身。

看著遠去的身影,我不自覺的開了口。

「...接下來在下所說的話,請您別太過放在心上。」

「嗯?」

「目前、憂鬱の庭237F出現迷失者--」

「エレサベス...!」主發出了些微斥責的聲音,但並不能阻止我說下去。

「--是您所認識的人...對方或許會逃跑或隱匿、也並不具有生命危險,所以、還請您聽聽就好。當然,您打算前去拯救對方,在下也不會阻止您。」我一口氣說完這些,然後朝客人一鞠躬「那麼,貴安。」

 

 

憂鬱の庭237F。

「風花,搜尋是否有失蹤者。」

「失蹤者?」我感到疑惑的問著,「昨天不是才救出了兩位失蹤者,難道又有--!リーダー,死神TYPE出現!請...不、不對,這個死神的氣息比以往都還要更強烈!」

「就是那個!鎖定他、風花!」

「啊、リーダー!」宮里君邁開腳步奔出去。

「山岸?」真田學長。

「怎麼了,山岸?」美鶴學姊。

「呃、リーダー他要我追蹤死神的下落,而這個死神跟平常不太一樣、啊、目標往上移動了!」

「繼續追!」快速的找到樓梯,宮里君難得一見的顯露出急躁。

追過了數層樓,幾乎不見任何シャドウ的蹤影,似乎因為前方的死神而都隱匿起來了。

憂鬱の庭240F。

「目標往上移動、呃」一隻落單的シャドウ擋住了去路,「肉欲の蛇,弱點是冰結屬性!」

「過來、キュベレ!ニブルヘイム!」

憂鬱の庭245F。

「ネメアンアニマル!弱點是火炎!」

「アティス、ラグナロク!」

憂鬱の庭249F。

「ロイヤルダンサー、沒有弱點、疾風反射!」

「メサイア--メギドラオン!」

リーター以驚人的氣勢擊退延路的シャドウ。

憂鬱の庭252F。

「已經接近了!目標往上移動、...リーター!」似乎ペルソナ使用過度,宮里君單膝跪倒在地,「沒事吧!?今天在之前已經到深層去戰鬥過,這樣是不是太勉強了?」

「汪汪!」コロマル。

「宮里さん怎麼了嗎?沒事吧?」天田。

「那傢伙受傷了嗎?!」ゆかりちゃん。

「不......恐怕只有這次機會了,」宮里君硬撐著站起來,揮了揮劍,「麻煩你繼續追蹤他。」

到底是什麼存在才會讓宮里君如此執著?我加強了ユノ的力量,企圖探查那個死神的面貌。

「那是...!」ユノ的力量接觸到了死神,回傳的輪廓卻讓我掩不住驚訝,「不會錯的、那個力量的模樣是...綾時君!!」

「什麼!?你說那個傢伙在上面?」順平君。

「綾時さん?」アイギス。

「是...!目標逃上254樓!已經無法再往上了!」

「嗯...」リーダー站在253樓的樓梯前,卻猛的停下了腳步。

「--リーダー?」

「...嗯...抱歉、風花,可以暫時切斷連線嗎?我會自己回去。」

「啊...嗯。」

「...抱歉,也替我跟大家說一聲。」

切斷連線,大家立刻圍了上來。

「山岸!」

「望月さん、真的在上面?」

「嗯...應該、至少是跟綾時君等同的存在。」

「宮里早就知道了嗎?」

「為什麼...要君要自己一個人上去呢?」

「我們也有見他的權力吧!可惡!」

「......會很難過吧,」ゆかりちゃん說道,「跟已經無法再見面的人、『見面』......。」

「ゆかりちゃん......」

「嗷嗚......」

 

 

來到這裡才有些後悔了。

很想見他、又不想看到他。

見到他之後該說些什麼?

已經下定決心要面對ニュクス、要結束影時間。

但這並不表示我和他之間的一切已經結束了。

仍然愛著他、仍然想念他、仍然不忍心見到他。

這些是我面對絕對的死亡、或許稱不上是勇氣的決心的泉源。

我踏上純白的階梯。

 

憂鬱の庭254F。

「...被追上了呢。」

他的聲音帶著無奈、一絲微微的笑、不捨、和不忍心。

「逃得真狼狽...被在如此近處的你用那麼密切的精神呼喚,我連想隱藏自己都辦不到呢  小要。」

喘著氣,開口喚了他的名字作為回應:

 

我帶著淤塞在胸口的難過、憤怒、憐愛、珍惜、喪失、恐懼、和思念,雙眼像是要流出眼淚般的發熱著,抬起頭,將那個身影,最後最後一次的映入眼中。

 

「綾時。」

 

為什麼喪失的心被填滿的時候,反而會如此苦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komiya 的頭像
nekomiya

七色光譜之央

nekom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